返回

Juste un Clou

Juste un Clou手鐲瀟灑不羈,特立獨行,激發數碼藝術家們的創作靈感。

卡地亞在此充滿創意的平臺上,挑選出擁有眾多追隨者的多位藝術家。從叛逆不羈到浪漫詩意,這些藝術家的風格個性與Juste un Clou系列活力四射的時尚魅力互相呼應。無論是攝影師、畫家、影像創作者,還是視覺藝術家,皆盡情揮灑才情,自由演繹卡地亞Juste un Clou系列作品。此無拘無束的合作成就來自迪拜、倫敦、巴黎、柏林、紐約、上海及香港的獨特影像作品,或彰顯獨特自我,或呈現幾何美感,或溫馨浪漫,或灑脫不羈。

 

 

Judith Supine

Judith Supine

個人簡介
藝術家Judith Supine目前在紐約布魯克林居住工作。Supine直到17歲生日后的一個月才開始說話。在這之前,他一直口齒不清,只能用吱嗚和咕噥聲表達自己。Supine經常通過繪畫與家人溝通,他的媽媽把他的所有畫都保存了起來。母親的偉大可見一斑。Judith Supine經常使用免費或廉價材料進行創作,以及用美工刀、膠棒和鄙俗的繪畫。這些雜志大多來自垃圾桶、公共圖書館、牙醫診所、妹妹的雜志收藏等等。

JUSTE UN CLOU項目創作理念
每天早上從威廉斯堡大橋上走過,我都會幻想在其中一個塔頂上放一個 Juste un Clou 雕塑。我想創造一個小小的魔法世界。

與創作相關的趣聞軼事
我制作了一個我爸爸身穿比基尼的漂浮雕塑,在一個星期日的中午,我游到了東河,我哥哥拉著繩子,想把我拽回岸邊。他放開繩子——水流席卷過來,把我沖到了下游。

用一個詞定義JUSTE UN CLOU
力量

 

 

CURTIS KULIG

Curtis Kulig

個人簡介
藝術家Curtis Kulig目前在紐約居住工作。十年前,他發出了一個帶著徒勞和諷刺意味的私人囈語:“愛我”(Love Me),成為了城市肌理的一部分。忠實的觀眾要求重鑄這一充滿樂觀精神的宣言。他的作品包括各種探索情感脆弱性的系列繪畫。

JUSTE UN CLOU項目創作理念
卡地亞Juste un Clou系列誕生于20世紀70年代的紐約。這是一個狂野而任性的時代,一個化腐朽為神奇的時代,只需問一問沃霍爾工廠或54號工作室的任何人就可以知道。因此,我想要選擇一種反映那個時代、同時又與今天對話的語言,于是把這個表現強烈感情的珠寶放在中間,取代字母“O”。字母“O”渾圓包容,引人沉思。對我來說,它超越了語言。我喜歡文字中的動感,那種舍我其誰的氣質。

與創作相關的趣聞軼事
我創作了大量微電影。在制作的過程中,我把建筑工地的影像和古典音樂搭配在一起。或許正是釘子的造型給了我靈感。

用一個詞定義JUSTE UN CLOU
恒久

 

 

Molly Catherine Scannell

Molly Catherine Scannell

個人簡介
我總是悄悄躲開,以好奇的目光偷偷觀察這個風起云涌的世界,臉上掛著微笑。我做的一切源自激情與渴望——這是我對事物最基本的要求。

JUSTE UN CLOU項目創作理念
每一次創作,我最喜歡的就是期間的過程。從不例外。翻閱雜志、博客、探索Pinterest、記錄筆記,令我感覺“很棒”。與卡地亞合作尤為獨特。Juste un Clou系列傳遞的理念鮮活而率真,屬于我很喜歡的創作類型。“Juste un Clou手鐲的獨特之處在于,它不僅是一款作品,更是一種精神,一種發自于內心的渴望。”我怎么可能不為如此創作感到興奮!

與創作相關的趣聞軼事
如同邂逅熟悉的陌生人一般,在藝術創作中抹去“身份”,賦予從更大范圍或更高層面講述故事的可能性。

用一個詞定義JUSTE UN CLOU
變化

 

 

Andrew Westermann

Andrew Westermann

個人簡介
這位科隆藝術家曾是一位國際知名模特。時裝行業的工作經驗,令他對藝術和美感有了獨特的認知。豐富的旅行題材、對死亡主題的迷戀和浪漫生活的理念,正是其作品的標志性魅力。在簡約而優雅的筆觸中,骷髏、詩句和撞色元素構成他的藝術杰作。

JUSTE UN CLOU項目創作理念
在我眼中,卡地亞代表優雅、成熟與獨特。本次合作的挑戰及樂趣所在,是將這些理念與我的創作結合在一起。不是碰撞對比,而是相互融合。通過優雅筆觸和金色元素,為這一系列作品增添魅力,并添加黑色、卡地亞獨特的神秘紅色,以及我的標志性骷髏圖案。在我對世界的浪漫主義解讀中,待一切終結時,剩下的唯有骨架、愛與淚水。每個人都是如此。

與創作相關的趣聞軼事
如果你不想被遺忘,那么就必須在身后留下骨架以外的東西。

用一個詞定義JUSTE UN CLOU
雋永

 

 

美樂蒂·米多斯

Melodi Meadows

個人簡介
美樂蒂·米多斯(Melodi Meadows)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城外的一座農場長大,有三個哥哥姐姐。她的媽媽萊斯利(Leslie)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嬉皮士,四個孩子都在家接受教育。美樂蒂也由此得以在很小的時候就有充足的時間探索自己的想象力,找到心之所向:藝術。童年時代的美好一天通常由以下事物構成:一次性相機、繪畫用品、重新設計媽媽給自己買的衣服。17歲,美樂蒂進入時裝學校,通過服裝探索藝術。盡管她很熱愛時裝,但卻很快發現,自己并不想做服裝設計。19歲,她進入北德克薩斯大學學習繪畫。這才是適合她的專業,接下來的四年,她進入了創造力高峰期。她對創作充滿無盡的激情,深入洞察自己的心理,探索各種觀念,并嘗試各種藝術形式,藉此探討人類情感的復雜性。22歲,大學最后一年,她遇到了正為自己的攝影集《孤獨小姐》( Miss Lonely)舉辦巡回展覽的新銳攝影師阿什·摩斯(Asher Moss),兩人一見鐘情。第二年,他們經過一個月的公路旅行移居西海岸,在加州安家。阿什現在已經是一位功成名就的攝影家,同時也是美樂蒂的導師,指引她與眾多全球大品牌以及本地與本國精品公司合作,在攝影和創作領域展開全新冒險。

JUSTE UN CLOU項目創作理念
卡地亞Juste un Clou項目對我來說簡直是天作之合。這個系列的靈感來自70年代,那個時代涌現了眾多至今仍極具影響力的藝術家。這個手鐲也是我自己成長狀態的一種折射。我熱愛那個時代的藝術家,從14歲開始他們就占據著我的唱片柜、書架和衣櫥。我重新回顧了他們找到真正的自由的故事,聽起來和夢想一樣美好。我會想象自己用全部的身心去理解這些畫面和文字。有的時候,我甚至覺得自己就坐在基斯·理查德(Keith Richard)身邊,聽他撥動《一切只是我的想象》(Just my imagination,又名“和我去私奔”)的旋律。一旦進入到 Juste un Clou的觀念之中,我就開始勾勒那些激發我情緒的畫面并把它們拼貼在一起:那些狂野不羈、唯自由至上的藝術家,那些熱烈鮮活、潮流尖端的視覺故事。

與創作相關的趣聞軼事
找到恰當的人選,一直是所有拼圖中最重要的一塊。身處時尚行業,我的身邊不乏才華橫溢的候選者,我想要尋找的是一位對自己充滿底氣的人。我想到在紐約曾經合作過的一位年輕女性——凱曼·卡扎希安(Kaiman Kazazian)。她啜飲葡萄酒,甩動一頭黑發,回眸顧盼的姿態,簡直是氣場十足。在任何房間,她都是當之無愧的王者。我知道她是明智之選。

用一個詞定義JUSTE UN CLOU
宣言

 

 

陳冰袋

Chen Bingdai

個人簡介
陳冰袋是來自中國杭州的自由攝影師。他大學時就讀工業設計專業,后來對攝影產生濃厚興趣。
他的作品擁有極簡主義的構圖風格,主要以中國國畫為靈感。
他的拍攝主題大部分是朋友和他生活的這座城市。他喜歡從周圍的人身上汲取靈感。

JUSTE UN CLOU項目創作理念
Juste un Clou系列作品賦予奔放不羈的精神。無所禁錮。它極具抽象概念,又非常貼近實際生活。
我打算以簡約的概念風格進行拍攝。我將在鏡頭中呈現手與“Juste un Clou”作品相互襯托的畫面,給予觀者充分的想象空間。手/物件與自然(光線、陰影、植物)或人(本人或其他人)互動。我希望通過本次創作,展現Juste un Clou作品自由奔放的精髓,發揮隨心詮釋藝術的魅力。
從美學角度而言,這些照片將呈現飽和度和曝光度不足的效果,以增加一種情調/情緒氛圍。我還準備運用大量留白,襯托自然姿態的物件,將觀者目光引向作品本身,賦予整體畫面一種前衛的氣場。

用一個詞定義JUSTE UN CLOU
打破常規

 

 

Xiao Han

Xiao Han

個人簡介
我是Xiao Han,主業是政治老師,業余亦從事攝影,在上海出生長大。在生活中,我自如地在兩種角色之間切換。政治老師的身份令我能夠進行高質量的視覺創作,簡約卻強有力的風格令我在Instagram上得到了6.2萬粉絲的關注。

JUSTE UN CLOU項目創作理念
“Juste un Clou”不僅是一款珠寶作品,在我看來,它蘊含著豐富故事。我通過四張圖片來詮釋“Juste un Clou”,四個主題分別是“不斷前行”、“狂野自我”、“不再隱藏”和“感受被愛”。我希望在與卡地亞的合作中,傳達Juste un Clou所代表的正能量。

與創作相關的趣聞軼事
創作這件作品時,上海的天氣總是變幻無常。整個月只有一兩天放晴。每天早晨起床時,我摘下眼罩,如果看到外面是晴天,就立刻出門拍攝。我的創作取決于天氣,這有時令人很無奈,但我盡量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調整。

用一個詞定義JUSTE UN CLOU
講述故事- - “Juste un Clou”相當于創作個人回憶與存在的過程。

 

 

CHO GI SEOK

Cho Gi Seok

個人簡介
Cho Gi Seok生于1992年,定居韓國首爾。
其大多數作品混搭不同藝術體裁,包括攝影、平面設計和物件等。

JUSTE UN CLOU項目創作理念
Juste un Clou系列將平凡物件升華為珍貴珠寶,突破創作疆界。筆直的釘子彎曲成圈,從而匯聚首尾于同一點。我的創作也蘊含相同的理念,令本無交集的事物彼此邂逅。

與創作相關的趣聞軼事
能有機會在Panthère de Cartier腕表的首爾預發布活動上展出自己的作品,我對此深感榮幸,并與大家度過了愉快的時光!

用一個詞定義JUSTE UN CLOU
共存